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夏的三P--代叙

夏的三P--代叙
我叫夏,35岁,174Cm,140斤,身体匀称,还算是比较帅的那种,
有较好的工作与不错的收入。妻叫丽,28岁,160Cm,92斤,确实很漂
亮,唯一的不足就是胸不够大,但是身材不错,皮肤很好,很漂亮,尤其是一双
腿,很匀称。她从事财务工作。

  迷上换妻,有四五年了,也就是婚后两三年吧,偶然的机会里,接触到了换
妻,开始是好奇,以单男的身份,总是想搞别人的老婆,慢慢的,和老婆做爱的
时候,就幻想别人在和老婆做爱,就会马上兴奋起来。我知道,我心里接受了,
意识开始找物件。

  这幺些年了,确实聊过很多夫妻和单男,但是由于种种原因,都没能实现,
感觉很是遗憾。还是妻,我得让她接受才行。于是,开始了漫长的洗脑工作。

  开始的时候,每次做爱,我都说想看她和别人做爱的情景,很想和别的男人
一起操她,开始,她比较排斥,说我心理有问题,我知道,正常的人,开始都会
有这样的反应,我也无所谓,慢慢的,她耶接受了,甚至在操她的时候,她自己
会说:「老公,帮我找个大鸡巴来,让大鸡巴操我,你帮我拍照呀?」

  我知道,时机成熟了。等待这个时机,我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呢。

  那段时间,我在网上认识了飞,他是广西人,很年轻,只有25岁,视频看
过,很不错,帅而有朝气,有着一身健康而黝黑的皮肤,他还没结婚,但有个女
朋友,叫欣,才23岁,身材挺高挑,一头长髮,和我老婆一样,胸不是很大。
我们相识在某个交友网站里。

  从网上相识到见面,其实也有一年多的时间吧,期间有些波折我误会,但最
终还是见面了。

  大约是12年的10月中旬,那天下班回家,妻在做饭,我接到一个电话,
是飞,他说:「哥,週末我想去佛山看看你,好幺?」(我和妻在佛山工作,他
们在东莞的南城。离得不是很远,一个半小时的大巴吧)
   
  我确定他们是两个人过来,欣然答应了,挂了电话,妻看着我问是谁,我说:
「是飞,週末要来玩。」

  妻带点怨恨又有点无奈的瞪了我一眼,诡异地笑了一下,我知道,她没有拒
绝。

  转眼,到了週六下午的四点,飞给我来电话说,「马上过来,玩一晚上,明
天回去。」

  我告诉他,「来吧,所有的费用我承担。」

  他说了声,「见外了,等会就上车了。」然后挂了。

  我把事情告诉了妻,其实还有些徵求她的意见,妻说:「来都来了,交个朋
友也好。」  

  我明白了,叫妻不用做饭了,出去吃,于是开车前往车站,在车站等了许久,
电话响,是飞,他们已经下车,说好了位置,见了面,真的不错,女孩很羞涩,
一直没说话,在回来的路上,我们两个男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  很快到了和妻约好的小酒楼,妻还没到,我们点了几个可口的菜,坐在那里
聊天,尴尬的气氛逐渐消退。

  这时候,妻来了,推门进来的时候,我们都吃了一惊,妻穿着一件很优雅的
连衣裙,裙摆很短,腿上是一双淡黑色的丝袜,我知道,那是我买的,不是连体
袜,带有蕾丝边的,束着头髮,化了淡淡的妆,施了淡淡的口红,好像还描了眼
线。她可是从来不化妆的呀。

  吃饭过程中,在我的建议下,妻和欣要了一瓶红酒,我和飞喝的啤酒。

  饭后,都感觉有些醉意了,埋了单,走出酒楼,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候,街上
依然喧嚣,车水马龙的。

  我说:「也没什幺地方好玩的,我们四人去唱歌吧。」大家都同意了。

  其实我是有预谋的,来到我预先想好的KTV,要了一个小包厢,啤酒和小
吃上齐之后,我对服务员说:「没叫你,你就别进来了,不要打扰我们。」服务
员应了一声,出去了。

  我们开始一首一首的唱歌,我提议,大家玩色子吧,得到了大家的同意,那
时候,妻坐在我的身边,飞挨着妻坐,欣坐在飞的那一边。

  大约到了晚上的十一点,我们都喝的有些醉了,我的左手搭在妻的肩上,慢
慢滑向妻的腰间和臀部,并有节奏地抚摸,妻没有动,依然专注与色子游戏,那
时候,我知道,时机到了。

  我说不玩了,上厕所,并叫妻和我一起去,我们关上门,我一把搂过妻,吻
起她来,并说:「老婆,飞就在这,你不是一直想要他的鸡巴吗,(我们有过裸
聊)让他操你吧。」妻没说话。

  此时我的鸡巴已经硬得呼之欲出了,解开皮带,褪下裤子,掏出涨得红通通
的鸡巴,让妻一口含着……

  接着,我让妻坐在马桶上,揭开她的裙摆,晕倒,她竟然穿着一条从不愿意
穿的红色透明的丁字裤,我把小内裤脱下来,分开妻的两条穿着黑色蕾丝丝袜的
腿,天呀,她的逼不知在什幺时候,早就洪水氾滥一般,我深深地亲了下去,用
舌头有节奏地刺激她的阴蒂……

  妻开始呻吟,呼吸急促起来,腾出一只手,不自觉的在抚摸她自己那并不丰
满的小荔枝。

  舔了一会后,我说,「我们出去吧!」并示意她不要穿内裤了。

  妻说,「有些怕!」

  我说,「没事!有我在呢。」

  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光,然后把妻的小内裤揣在口袋里,出去了。

  打开门,看见飞耶搂着欣在激吻,看见我们出来,他们不好意思地鬆开,我
让妻依然坐在飞的身边,妻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过去了,我挨着妻坐下。

  这时候,欣去了洗手间,我马上坐到了了欣的位置上(这时候,等于是飞马
坐在我和妻的中间)。像兄弟一样地一手搭在飞的肩头,说:「怎幺样了?我们
準备好了。」

  飞没有说话,只是羞涩地笑了一下。

  飞羞涩地笑了一下,并没有回答我的话,我马上说了一声:「没事的,自然
点,行就行,不行大家昨个朋友吧。」  

  我又坐回老婆的身边,这时候,欣出来了,站在萤幕前开始唱歌,这时候的
我们,感觉有些尴尬了,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下去。

  我和妻,还有飞彼此敬着酒,我让妻陪飞玩色子,我靠着沙发后背上,看见
妻有些透明的连衣裙里,胸罩的带子时隐时现的,莫名地更加冲动,我故意凑上
去看,左手伸向妻的臀部,在她的股沟处磨撑着,妻微微地挪动了一下身体。

  飞好像也看见了,淡淡地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,磨撑了一会,我凑到妻的耳
边说:「老婆,我想要了,你去亲飞的鸡巴,好不好?」

  妻有些笑盈盈地用右手的肘部撞了我一下,也没有说话,那时候,我想,妻
没有拒绝,于是,我故意一把抱着妻,吻她的唇,顺势抓起妻的左手,放在飞的
跨间。妻哆嗦了一下,马上把手缩了回来,然后哈哈地笑着。

  飞耶有些吃惊,感觉有些不好意思,端起杯,喝了一口酒,这一切,欣都没
有看见,依然专注地唱着歌,妻转向我说:「老公,他的鸡巴好硬哦。」然后又
开始吻我。

  欣唱完了这首歌,我说:「我们跳嗨舞吧!」

  于是放了一首很嗨的歌,关了电视和几盏灯,室内一下变的暧昧起来,气氛
非常好。

  我抱着妻,飞抱着欣,开始跳舞,一会,我说:「我们四人一起嗨吧!」

  于是,我们两男两女岔开,肩搭着肩,开始跳舞,我的左边是妻,对面是飞,
右边是欣,对于欣,我一直没有动,我是担心小姑娘受惊,那就玩不成了,飞却
用右手搭在妻的肩膀,老实的跳舞,也没有一点动作,我急了,抓起他的手,放
在妻的臀部,他耶还是不敢动。

  但是这时候,我看见欣也在看着我们,却没有表态,于是,我又抓起飞的手,
伸向妻较短的裙摆下部,探索上去。突然,感觉飞吃惊地看了我一眼(因为妻没
有穿内裤)。

  我探过头,凑到飞耳边说:「我把她的内裤脱了,你大胆点。」

  他笑着点点头,估计他的手在老婆的裙子里摆弄着。

  这时候,我突然发现,欣原本也在我肩头的手,不知道什幺时候耶滑到了我
的臀部,这让我很是诧异,耶有些惊喜。

  十来分钟后,我们有些累了,依然按照开始的次序坐了回去,我来到门口,
打开门看了一眼门外,一切正常,于是关上门,并插上插销,坐了过去。

  有些放得开了,我直接吻过老婆,右手伸进老婆的裙子,在老婆的大腿根处,
早已是湿漉漉的一片,这是和我在一起几乎没有过的状态呀!

  飞也在吻着欣,欣坐在飞的左腿上,面朝着我们的,我抓过飞的手,一起伸
向妻的逼,用身体把妻的身体压向沙发的靠背,目的是让妻的逼能更多地暴露出
来……

  同时,我也看见了老婆的左手伸在飞的跨下,揉搓着……

  我对妻说:「解开他的裤子,把他的鸡巴拿出来。」

  妻却说,「他的裤子好紧哦!」

  我明白了,于是,我让欣坐到沙发上去,释放出飞的裤子,这一下,感觉很
有效,感觉到妻的手在有节奏地套弄着,我知道,飞的鸡巴拿出来了……

  然而,欣依然坐在飞的身边激吻,而飞的身边明显有意识地转向他的右侧,
脸却转向左侧和欣吻着,跨间,在隐隐的灯光下,我看见,飞的鸡巴已经暴露出
来,老婆的手正贪婪地套弄着……

  我问妻,「他鸡巴大不大?」

  妻说:「和你的差不多,好像比你的要硬……」

  这时候,我估计飞对欣说了写什幺,欣绕过茶几,坐在我的身边,没有了开
始的害羞与尴尬,但是只是端起酒杯,慢慢地喝酒。

  于是,我对妻说:「骚老婆,你敢不敢去亲他的鸡巴?」   

  妻答道:「不知道。」

  我鬆开妻,凑到飞的耳边说:「让我老婆给你口交?」

  然后又故意什幺都没有发生,继续喝我的酒。  

  过了一会,我看见飞腾出双手,解开自己的皮带和牛仔裤的钮扣,提起臀部,
把连同内裤往腿部拉了一下,这一下,飞的大鸡巴完全暴露的老婆的面前,妻却
一点也没有犹豫,熟练而又贪婪地一口含上去……  

  看见这情景,我也顾不了了,估摸着欣的手的位置,伸了过去,专注欣的小
手,很柔软,不知道为什幺,略微地有些颤抖,估计是紧张吧,但却没有反抗。

  我顺势把欣也搂在怀中,她只是捲缩在我怀里,没敢动,欣穿的是一条九分
的过膝中长裤,确实鬆紧带的,麻烦中也有一些便利,于是,我搂着她的右手伸
向她的腰间,从她的裤子内侧伸向她的屁股,她还是没动,但我却无法进行了,
乾脆和欣一起扭过头来,看着我的老婆帮飞口交……

  这时候的飞,完全靠在沙发背上,妻的头,有节奏地在飞的两腿间运动,眼
前的情景,刺激着我的神经。

  我对欣说:「他们很开心哦!」  

  她低声「嗯」了一句,并没有说话,但我却发现,欣的一只手轻轻滴放在我
的裤裆处,并没有动,我就让我的鸡巴在裤子里勃动了几下,我知道,欣是感觉
得到的,依然没有挪开……

  于是,我也和飞一样,解开裤子,勃起的鸡巴弹了出来,我引着欣的手,握
住了我的鸡巴,这时候,她也抬起头来,闭着眼睛开始索我的吻,我毫不犹豫地
深深吻了下去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妻依然还是那个姿势,但是飞的手已经在老婆的身上游走,
我拍拍妻,示意她起来,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的男人鸡巴的味道从老婆的嘴里发
出,老婆红着脸,我问她:「刺激吗?」

  老婆没有回答,只是用她那带有鸡巴味道的嘴堵住了我的嘴,老婆的嘴里很
湿润,那股带有鸡巴的唾液流进了我的嘴里,我却咽了一下,然后说:「你坐到
飞身上去吧,让他操你!」

  老婆像是得到了军令,马上站起来,骑在飞半躺着的身上,揎起裙子,一只
手伸在两人的胯下摆弄着……我知道,那是老婆在用飞的鸡巴对準自己的阴道口,
我也有些粗暴地揽过欣的头,按向我的鸡巴,她竟然也熟练地吮吸起来,口技竟
然很不错,用舌头包裹着我的龟头,我却不自主地用鸡巴向她的口腔深处探索着。

  这时候,我看见妻还在那里保持着那个姿势,只是感觉她有些着急了,我知
道,飞的鸡巴还没有进入。

  于是,我侧躺下身体,用手掌微微托起老婆的屁股,隐约看见飞的鸡巴还在
老婆那个微微有些发红的阴道口探索,老婆突然没动了,飞的大龟头慢慢没入老
婆的身体里,老婆突然俯下身子,和飞吻起来,屁股却在不停滴扭动着,飞也有
节奏地一下一下地挺着屁股,鸡巴在老婆的逼里时隐时现。

  看着飞的大鸡巴在老婆的身体里时隐时现,一阵快感涌现……

  我也脱去欣的裤子,分开腿,她仍然没有一丝反抗,任由我摆布,只是对我
说,「会不会有人进来呀?」

  我说:「没事的,我插了门,而且,这个KTV的服务员,只要交代了,就
肯定不会进来的,放心吧。」

  分开欣的腿,看见了一朵美丽的粉木耳(当时的灯光已经挺亮的了),微微
地张开口,似乎还看见了两边的阴唇在微微颤动,但是她的跨间确实一目了然,
开始摸过她的逼,知道她是淸除了毛,也肯定是自己颳去的,因为感觉得到有毛
茬子。

  我也把头埋下去,用舌头舔她的阴蒂,她的身体在发抖,并且呻吟着,臀部
在扭动,哎,23岁的小姑娘,性经验竟然如此丰富,也许是我落伍了吧。

  一会,我感觉欣也到了高潮,他拉过我的头,对我说:「哥哥,进去,插进
去……」

  于是我把欣的身体翻过来,让她跪在沙发上,她自然地分开两条腿跪着,身
体伏低,欣的肛门和阴户暴露出来。我把裤子褪到小腿处,站在欣的身后,搓动
了几下鸡巴,掰开欣的两边屁股后,扶着鸡巴,缓缓地、也有些力道地进入欣的
身体……

  毕竟年轻,欣的身体很有弹性,阴道也很紧,并且湿润,我贪婪地在欣的身
体里抽送着……

  这时候妻起身,看见我们也在做爱,沖我笑了一下,因为离得很近,老婆骑
在飞的身上,让飞的鸡巴在她的身体里冲刺着,却扭过头,一边配合着飞的动作,
一边搂过我的脖子说:「老公,这样真的好刺激哦,他操得我,好舒服……」

  妻说着,尽然伸手到欣的私处抚摸着什幺,于是我拔出鸡巴,欣兴奋却有些
茫然弟看了我一眼,我企上沙发,把刚才草了欣的逼的鸡巴伸进我老婆的嘴里。

  老婆的逼让飞在操,嘴里却含着我的鸡巴,我想,那时候的情景,我老婆一
定会怀念一辈子的。

  欣一直没动,只是跪伏在沙发上,我感觉老婆的姿势有些彆扭,可能不是很
舒服,于是下来,又操进欣的逼里,她激灵了一下,就没动了,我的鸡巴,很顺
利地进入。

  这时候,我看见老婆从飞的身上下来,飞站起来,很粗鲁地把自己的裤子脱
下,甩在一边,把我老婆也翻过身,让我老婆和欣一样的姿势,挺着硬邦邦的大
鸡巴,对着我老婆的逼操了下去,真是长驱直入。

  老婆突然仰起头,眯着眼、列着嘴,我知道,老婆是呻吟了一声,两个女人
用一样的姿势跪伏着,我和飞并排站着,飞看了我一眼,我凑过去说「兄弟,怎
幺样?」

  飞说:「夏哥,这样好刺激,操嫂子很舒服哦!」

  我又说:「儘管操,随时欢迎你来操她。我给你们拍些照片吧!」

  飞没有拒绝,我从茶几上摸过我的苹果,调到摄像,对着飞和我的老婆,开
始录製,还有飞鸡巴的特写,和老婆那个被飞操的有些翻开的红红的逼,大概有
好几分钟吧。

  我抱着欣的屁股,让鸡巴在欣的体内冲刺,我也看见飞用大鸡巴对着我老婆
操几下,又让我老婆帮他口交一会,甚至让我老婆用舌头帮他清理鸡巴上的爱液,
然后又操进我老婆的逼里。

  相对来说,欣就被动一些,没有太多的动作,我也知足了。其实,我就是想
看别人操我老婆。 

  突然,我看见飞操老婆的速度突然加快了,用力地挺了几下,明显听见肌肤
发出的「啪啪」声,突然顶住不动了,仰着头,闭着眼,我知道,飞的精液正射
向我老婆的子宫(之前我们就说过,玩的时候不带套的,因为,我们都发誓彼此
的身体是健康的,彼此的信任的)。

  老婆也没动,手指深深地扣进沙发里。然后飞温柔的抚摸着我老婆的身体,
特别是我老婆漂亮的小腰,他贪婪地抚摸着,并不时拍着我老婆雪白的屁股。

  我对飞说:「完事了吧,你下去吧!」

  飞尴尬地笑了一下,拔出还有些精液的大鸡巴,依然还是挺着的,我也拔出
鸡巴,对欣说:「等会在操你吧!」  

  她还不知道我想干嘛,我已经走到我老婆的屁股后面,用两只拇指轻轻的分
开老婆那有些外翻的阴唇,看见一股白色的浓浓的液体从老婆的逼里面流出来,
我马上用我的鸡巴又操进去……

  这时候,感觉老婆的逼明显变的宽鬆了,里面热乎乎的,我扭头看了一眼欣,
她坐在那里弯下腰,正在舔站着的飞的鸡巴,飞的鸡巴看上去已经有些微微的疲
软了。

  飞对我说:「哥,怎幺不射到欣的逼里呀?」

  我回答:「无所谓,大家开心就好,等会回酒店接着来。」

  飞说:「好啊!」  

  这时的老婆,可能有些累了,我让她翻过身躺着,飞却扶起我老婆的头坐下
来,让我老婆枕在他腿上,扭过我老婆的脸,把有些软的鸡巴送进我老婆的嘴里,
欣也没閑着,蹲在飞前面,俯下脸,和我老婆一起亲吻着飞的胯下。

  我突然感到很刺激,于是抬起老婆的双脚分开,半跪着,用勃起的厉害的鸡
巴又一次操进老婆的逼里,想着老婆的逼一连被操,激动不己,一阵快感从龟头
袭来,我挺起屁股,让鸡巴尽可能地深入到老婆的逼里,泄出了浓浓的精液。


           
【完】